输液风险大,专家呼吁设“输液安全日”

随着近期流感进入高发期,各大医院特别是儿科门诊“爆棚”。为求“速”好,不少患者常要求医生给输液治疗。但专家指出,输液未必会加快感冒痊愈进程,输液过程还暗藏很多健康风险。2月21日,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药学部赵志刚教授在“中国输液安全专家共识定稿会”上指出,和口服、肌肉注射相比,输液不良反应发生率最高,“药物不良反应、针扎破坏血管、生产及包装材料上不可避免的微粒污染”等“针尖上的安全”应当引起公众足够的重视,并呼吁设“输液安全日”。

药物和包材都影响输液安全

“能口服不肌注,能肌注不输液”,这是一个医学常识,也是世卫组织很早就提出的用药原则。一般来说,输液是仅对急救患者、重症患者和不能进食的患者使用的“最后给药方式”。近年来,随着国家主管部门对输液管理的加强和民众对输液风险认识的提升,我国大医院对门诊的输液管理日趋严格,不少医院甚至取消了输液门诊,相比之下,基层医疗结构仍是过度输液的“重灾区”。

赵志刚表示,由于输液可将药物直接输入血液,在“见效快”的同时,不良反应发生也快。2014年《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》中显示,静脉注射给药发生的不良反应(ADR)占57.8%。常见不良反应包括皮肤瘙痒、皮丘疹、恶心、呕吐等,严重不良反应往往发病急,出现呼吸困难、休克等,甚至危及生命。

“除药物因素导致的不良反应、输液操作差错等风险外,输液过程也暗藏很多健康风险,包括热原反应、肉芽肿等。”赵志刚表示,输液导致的热原反应,其物质基础是细菌内毒素。内毒素只有当细菌死亡溶解或用人工方法破坏菌细胞后才释放出来,所以叫内毒素。静脉输液时由内毒素引起的发热反应称“输液反应”。临床表现为发冷、寒战、面部和四肢发绀,继而发热、体温可达40℃左右;可伴恶心、呕吐、头痛、头昏、烦躁不安,老年人还可能出现心衰、死亡等,药品生产本身带有或输液器材和操作不当都可引入致热原。输液中无菌指的是没有活菌,死的细菌是存在的,内毒素是不可避免的。

此外,输液中存在的不溶性微粒也日渐受到关注。微粒指的是药液中肉眼观察不到的小颗粒杂质,其来源有生产过程中采用的注射用水、药物与添加剂、内包材、环境污染等。种类有玻屑、橡胶粒、淀粉、纤维、晶粒、尘埃等。

赵志刚表示,这些微粒随输液进入人体血液,不能被机体吸收,将伴随人一生,会产生潜在、持久的危害。“输液中存在的这些不溶性微粒,粒径一般为1-50微米,一般输液器的微粒滤膜也难以去除全部微粒。由于人体最小的毛细血管直径只有4-7微米,如果经常打‘吊瓶’,药液中超过4微米的微粒就会蓄积在心、肺、肝、肾、肌肉、皮肤等毛细血管中,长期下去,就会造成微血管血栓、出血及肺动脉栓塞等。微粒堵积还会引起局部供血不足、组织缺血、缺氧、水肿和炎症、过敏等。随输液进入人体中的大量微粒被巨噬细胞吞噬后,可使巨噬细胞增大,形成肉芽肿。一般来说,药品制备、安瓿割锯、配药、针头穿刺胶塞、空气污染均可引起微粒污染。对于长期输液或者输液总量大的患者来说,输液过程中的微粒污染就会大大增加。”赵志刚说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注射的品种越多、注射的疗程越长,内毒素和微粒都会成倍累加,发生不良反应的概率也会成倍增加。另外大量微粒导致的微血管血栓、出血及肺动脉栓塞、肉芽肿等不良发应的发生是缓慢、长期的,人们切不可为了治疗小病而滥用输液,导致严重的不良反应。滥用输液可以形容是“大炮打蚊子”,蚊子是死了,但在浪费金钱的同时,又误伤了身体。

Leave a Comment